首页
资讯
品牌盛会产品评测采购百科高端访谈
导购
食品机械农业机械输送设备清洗设备
专栏
农业机械食品机械建筑机械仪器仪表
推荐
慧聪指数慧聪评测慧聪访谈慧聪视频

市值2400亿的美的转型,不再跟董明珠死磕空调,机器人技术震惊美国

http://www.machine.hc360.com2018年04月16日11:01 来源:AI财经社T|T

    在最近的美方报告中,将美的形容为“中国打造全球竞争力机器人产业计划中具有重要地位”的企业。这叫不少人大吃一惊。美的正在悄然变身,这一过程的挑战不小,在很大程度上考验它的掌门人,“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的操盘能力。

    美的的名字出现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一项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的名单中,与之同列的还有华为、清华紫光。美方报告中称,在中国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机器人产业计划中,美的具有重要地位。这叫不少人大吃一惊。

    此前,在美的刚刚发布2017财报中,公司2017年营收突破2000亿元大关,达到2419亿元,这在美的历史中是破纪录的成绩。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在收入构成中,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收入为270亿元,虽然还无法与美的两大传统主力业务——暖通空调和消费电器各自近千亿元的收入相提并论,但也已开始崭露头角。

    机器人这部分收入主要来自2017年1月美的收购的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它与瑞士ABB、日本安川、日本发那科并列为全球四大机器人公司,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擅长工业机器人,客户包括宝马、波音和奥迪等巨头。

    美的正在悄然变身机器人制造巨头的路上。

    这距离美的2017年3月正式宣布“从中国家电企业到全球化科技集团转变”恰好一年。美的在2018年战略发布会上,也明确打出了“人机新世代”的口号,进一步明确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驱动。

    但从家电制造到精密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生产,美的要走的是一条产业跃迁的道路。它期望从利润率低、技术难度相对较小的生产装配领域向利润率高、技术门槛高的精密制造领域扩展。二者要求并不全然相同,这意味着美的要补的课不少。

    而除了机器人之外,美的还在进入智能物流、云计算等更多科技行业。它因此要规避之前一些多元化经营企业因战线铺得太长,最终面临新市场开拓不力、传统业务萎缩的结局。

    美的能绕开这些陷阱么?这也是在考验它的掌门人,“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的操盘能力。

    跨国拦路虎

    “你有没有办法整合世界上最难搞的那些国家的人才?”谈到美的跨国并购,研华科技总经理何春盛对《财经天下》周刊分析说。研华是家布局智能制造的企业,在美的自动化工厂里就有他们的软件帮助数据采集和可视化作业。

    世界四大机器人公司来自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均是老牌企业。

    “一家比这些国际老牌企业年轻得多、飞速成长的中国公司,凭什么来激励这些并购进来的人才?”何春盛认为这是所有中国公司并购老牌海外企业时都会遇到的问题,美的也不例外。

    这也是德国库卡3000名工程师们第一次见到来自中国的新老板时的想法。2017年1月,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在德国奥格斯堡第一次与库卡员工见面交流,他一袭黑色西装,亮黄色领带,上台时带着一名翻译。

    “当我站在舞台上时,我很清楚地知道,大多数这些人可能不愿意接受目前的情况。”方洪波接受采访时说。

    对并购的担忧一直都有。美的会关闭工厂,裁掉员工吗?中国人会带走库卡技术吗?德国制造业的核心技术流入中国是明智的吗?在德国和欧盟,不少政界人士表示了担忧。“我的担忧是,交易完成后,未来汽车将不在斯图加特和沃尔夫斯堡生产,而变成了在中国生产。”一名欧洲议会的德国议员对媒体说。

    “我试图从他们的角度思考他们的感受,这不是一次会议就能解决的问题。”方洪波在接受媒体采访中承认这个难题。

    ▲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图@视觉中国

    面对在机器人业务上的重重困难,方洪波选择边布局,边突围。

    2015年,美的起步布局机器人业务。“美的不只是家电”,美的正式成立了专门的机器人部门。同年8月,美的与日本安川成立合资公司。安川是全球工业机器人四大巨头之一,有能力生产伺服和运动控制器等制造机器人的关键零件,这次合作是美的进军机器人制造的开端。

    第二年,美的向另一家机器人巨头德国库卡提出了收购要约。德国库卡的业务优势在工业机器人和系统集成业务上。虽然收购要约遭遇不少反对意见,但2017年1月,美的仍以292亿元、溢价36.2%收购库卡,美的在库卡持股比例超过94.5%。

    1个月后,美的又宣布与以色列Servotronix公司之间达成战略合作交易。后者生产机器人的四大核心部件——伺服电机、驱动器、运动控制器和减速机。通过合作和并购,美的正在补齐机器人制造产业链的核心能力。

    被并购者一般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一种是收购者与被收购者形成品牌合力,开拓更大市场;另一种是被收购者品牌力下降,人才流失,销售衰减,收购者最终是花大价钱买了个空壳。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有不少是后者的结局。

    在美的收购案中,高端制造业强调精密生产和设计,靠技术积累和人才取胜;低端制造业重视装配,规模及速度是关键。这两者之间的壁垒是企业的内功,也可能是美的转型面临的最大障碍。

    磨合中的谋略

    “反正美的也没有合适的人才去管理这类机器人公司,那就给它足够的自由度。”一位制造业资深从业者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双方的磨合要用比较大的包容心,把弥合时间拉长,不可急于整合。

    何春盛此前也与库卡管理层人员交流过美的和库卡双方的合作问题。对方告诉他,收购后,库卡管理团队的独立性会得到尊重,中国企业的进入能帮助库卡打开中国及亚洲市场,这也是库卡现有管理层所看重的。

    “此前亚洲机器人市场都被日本公司占领,美的如果能让库卡看到在亚洲和中国市占率的提高,对方会更支持合作。”何春盛对《财经天下》周刊介绍。

    “到2020年,我们希望能实现10亿欧元的年销售,当然可能更多。”今年3月9日,库卡集团首席市场官维尔弗里德﹒埃贝尔哈特出席了美的2018年战略会,他在会上提到了库卡在中国市场的目标。

    中国市场有其特殊性,对机器人的需求正迎来迅猛爆发期。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公布的报告,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连续五年成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消费国,2017年中国市场新增工业机器人约占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迅猛增长的原因是中国机器人密度相对较低,每1万名工人仅拥有约68个机器人,而韩国是中国的10倍。

责任编辑:null

Tel:010-61723380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