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品牌盛会产品评测采购百科高端访谈

导购
食品机械农业机械输送设备清洗设备
优商
博尔威特嘉泉泵业天发机械恒立数控

品牌盛会
盛会简介评选规则报名查询实力买团

慧聪机械工业网首页 > 液压专栏 > 09液压新增栏目 > 曝光台 > 正文

承包招标均有寻租空间 中石油黑色利益内幕曝光

http://www.machine.hc360.com2013年09月10日06:30T|T

    中石油系统多名前任高管因涉嫌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一事,在为企业管理者们敲响警钟的同时,也令石油系统存在的油田承包及采购招标“黑洞”渐渐浮出水面。

    近日,记者兵分两路,前往中石油集团下属最重要的两个二级公司——大庆油田、长庆油田,了解油田承包、供应商及工程招标等情况。事实上,此次落马的两名中石油前高管王永春和冉新权,也分别是两大油田曾经的一把手。

    不可否认的是,我国的石油产业上中下游基本都为央企主导,这种格局的初衷是为保障战略性资源的稳定,却又为管理者带来了寻租及权钱交易的空间。特别是在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0%,经济发展急需油气增产添砖加瓦的背景下,石油企业吸引民资合作,开放部分业务的做法为利益输送创造了条件。

    在梳理出部分中石油旗下公司在承包及采购等领域的生态系统后,这一“黑金”行业的秘密开始隐约浮现。

    油田对外承包现状

    在上游勘探与开发的油田领域,油田的对外承包一般分为几种情况:一是长庆油田模式,将部分油田的相关工程放给民营企业。

    媒体曾报道过,长庆油田在2008年时担负起建设5000万吨大油气田的重任,而这一大规模的勘探和产能建设,可能需要近千台钻机、数百支钻井队、投入上百亿元。不过,长庆油田依靠市场机制向社会开放油气田的产能建设市场,引入社会钻井、试油等工程队伍。

    “这一做法不乏会存在用哪支队伍,不用哪支队伍的问题。”一名曾在石油领域工作过的王姓人士对记者说,毕竟民营队伍想进入长庆油田施工,不仅需要相应资质,可能也要一定人脉,其中有暗生腐败的可能。

    本报记者在西安当地(长庆油田总部)采访时,也了解到部分普通员工的想法,他们认为油气工程外包中存在“猫腻”。本报记者也联系了中石油长庆油田副处级别以上的三名领导,其中两人称最近为保障即将到来的用气高峰正在基层调研,另一人则干脆不接电话。

    在油田承包中,第二种模式则是:将低品位的油井开放给个人或民企。有大庆油田内部人士也向本报记者证实,一些油井的原油品位下降后,的确会转包给其他民营企业,“很多年之前就开始与民营企业合作开发,但量很小。”

    该人士解释称,当时有些油井的开采成本很高,技术、人员在某些时候需要合作,“国企和民企各有不同,有可能你开采是无效的,其他企业就是有效开采,这部分油田就需要合作开发。”

    事实上,在中石油的部分油田子公司中,还存在另一种承包情况:有些小的三产单位会拿到日产量很低的废井,或产量相对不稳定的油井。但这些油井依然具有价值,因而这些油田子公司就会将这类油井交给私人或民企合作开发。而这种情况,并非是中石油集团一家独有,也会出现在其他油气集团的下属油田公司中。

    通常,三产公司可能会与油田公司订立一种合同,合同规定每年三产公司该向油井公司上交多少利润,而剩余利润则可能由三产单位的人员内部分享。

    但是,有些三产公司的负责人则以老板自居,不排除会将这种油田向外分包,从而导致自己职工的利益得不到保障。

    一名长庆油田内部人士昨日告诉本报记者,这次中石油窝案的调查,可能未必会对油田对外开放工程队伍、参与增产的方式带来什么大的变化,但很可能“对一些固定资产变相转到了私人手里的问题”予以改革。言下之意,指的可能是这样的三产公司合作模式。

    采购招标问题多

    除了油井承包花样多之外,石油行业内的工程及采购招标内幕也不少。

    其一是层层转包中发生的问题。

    由于中石油每年的勘探、开发投资都达到数千亿元,因此中石油要建设的工程项目也不少。中石油下属的油田分公司,会先把一个项目派给同集团的关联工程公司,而该工程公司又层层转包至个人,其中不乏内部利益存在。

    第二种问题,则是在公开的招标过程中隐藏着一些“秘密”。

    如石油企业一般都会对一些即将开建的工程项目进行选标,但有些投标单位居然可以在投标书并不完整或资质不够的情况下,反而中标。

    如果石油企业相关部门对这类中标过程严格监控和核查,那么其中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可如果石油公司听之任之,那么内部利益的输送,可能就会继续下去。

    对于这种石油内部的采购“内幕”,一名北京商人向本报记者提供了一定线索。他刚忙完手里的工作,匆匆从北京飞往大庆。大庆不是他的故乡,但是去大庆比回故乡的次数还多。“这次过来想跟各处打听一下,认清现在是什么局势,看看(中石油)人事震荡对生意有无影响。”

    这名供应商在大庆油田从事了十多年的钻井设备供应,对大庆油田,特别是大庆油田物资公司甚为熟悉。因现在所有大庆油田的设备采购权都回收到物资公司这一层级,施工队等真正的设备使用者,只拥有建议或提名的权力。

    对于招投标,这名供应商有自己的看法。“大庆石油对设备要求的专业性确实很强。”他说,“用招标的办法也不见得是好事。即使所有的采购项目全部招标,中标的还是这几家。我们曾遇到过不止一次,一个项目放出来,就一两家企业来竞标。设备的专业性太强,很多其他企业的同类产品根本不符合招标项目的参数要求。”

    参数要求,在上述人士看来对招投标的影响很大。如果某一个参数要求刚好只有一种产品可以满足,中标的可能性就极大。而这个参数要求的提供者,一般而言是物资公司或者设备的实际使用者。对于可宽可收的幅度,“中间的就是‘潜规则’。”

    这一观点印证了中石油西南某公司在职人员的说法。在记者问及投标一事时,对方直言不讳地称:“中标的大多是关系户,投标这东西很虚假的。”

    上述供应商对“关系户”则有另一种解释:“关系户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习惯,比如很多中年人手机用习惯了,换了新的反而不习惯了。”事实上,此次中石油人事地震,对其所在公司的具体项目没有直接影响,已经签下的合同会按照既定的计划来安排。对于正在谈的有意向的单子,“恐怕口子会收得紧一些”。

    

责任编辑:王海霞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猜您喜欢

返回顶部